[DP恶魔手机/枫棋]阁楼(上)

“还记得这个阁楼吧。”

“嗯。”

 

许弈枫打开门,一室的阳光倾泻而出,洒在昏暗的走廊上。

现在是下午,日光猛烈得让人昏昏欲睡,光柱下现出的浮尘散漫地浮动,这个房间格外静谧。实际上许弈枫的家平时就像无人的墓园,只有女仆的来回走动让这个房子有点活人的气息。也因为房子常年冷清得可怕,小时候的许弈枫会叫上聂子棋一起来家里探险。

屋子里摆设着极少的家具,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放着少量书籍和一个花瓶做装饰的浅色壁橱。能看出来这间阁楼已经被人冷落很久了,但地面和桌面却保持着洁净。

 

“还是一样安静。”聂子棋做出了这样的评价。

许弈枫点点头:“平时没什么人用这间屋子,不过仆人每天会来打扫,还挺干净的。”说着他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一股流动的热气顿时灌进来,打破了室内的平衡。他把窗户关上了。

聂子棋望向那个花瓶。蓝色的羽毛已经被一朵鲜艳的玫瑰代替。花是假花,可颜色在这间寂寥的屋子里显得热烈。

热烈的还有许亦枫的金发,折射的光线下耀眼夺目。聂子棋看了眼许弈枫,很快又将视线转移到花瓶上。

许弈枫顺着聂子棋的目光看向花瓶,解释道:“我妈嫌这间屋子太闷了,一定要插上一朵颜色艳丽的花。对了,它刚好可以用来做道具。”

“剧本里有玫瑰花?”

“可以临时加啊。”

许弈枫走过去,从花瓶中取出了那朵玫瑰,像个浪漫的意大利绅士般对着聂子棋做出个请舞的姿势,把玫瑰献到他面前。看到聂子棋皱起了眉,他促狭地一笑,继续说道:“improvisation!这也是戏剧不可缺少的经验。”

“会不会和气氛不符?”

“恐怖元素太多了,再加点浪漫气息会更好,主意不错吧。”

“你乱加的元素快超三页了,考虑一下编剧的感受好吗?”

许弈枫倒是十分没心没肺地笑起来:“加一段呗,就加在……我第一次向你示爱那段好了。”

聂子棋差点呛住。

“是曼凯德向沃夫示爱。”他尴尬又严肃地指出了许弈枫的错误,而许弈枫却摇摇头。

“现在开始我们要完全代入到角色里,去充分体会他们的感受,所以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彼此深深地被对方吸引,我想向你求婚,而你——喂,聂子棋,你什么表情。”许弈枫正在一本正经地解说,却看见聂子棋那张生无可恋的脸。

“为什么你会同意这种剧情……还把我原来的剧本改得乱七八糟。”

“这可是经过社团会议讨论得出来的最佳剧本,而且只是改了个性别而已。不得不说,这个剧本更有突破性。现在的女生都挺喜欢这种剧情的,为了戏剧社的知名度我们都要不惜一切手段啊。”

可为什么是我……聂子棋痛苦地回忆起了那天。自己只是一个写剧本的,平时也很少参与他们的排练,可偏偏那天被硬拉去开了个会,又莫名其妙被选为双男主之一。推荐自己当男主的女孩子们叽叽喳喳讨论着听不懂却让人不寒而栗的词语,她们的表情让聂子棋想起黑夜里眼冒绿光的狼。

罪魁祸首就是陈希婕,她主动提出了把女主变为双男主,自己开心地领了个配角,居然还有很多人附议。

现在的女孩子都在想什么哦。

聂子棋长叹口气。陈希婕乱来也就算了,身边这个家伙跟着疯又是什么毛病?而且他好像不是一般兴奋。

“还有一个月,不用那么早代入吧?”

“当然需要,代入角色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而且这个剧本是关于两个男人的禁断恋情,就更需要时间了。”

又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许弈枫代入角色的时间比谁都快,自己都常被他骗,这次只是觉得好玩吧。

“准备好了吗?”

“嗯……”

 

是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村庄受到了狼人的侵袭。有三个村民变成了狼人,每当夜晚降临时,他们便会杀死一个人。

而村子里的人们有特殊能力,守护者,女巫,预言家,猎人,丘比特,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去保护大家。

在这个剧本里,男主是狼人,而男二是守护者。他们不巧因为丘比特的恶趣味连在了一起,却并不知道对方是恋人。他们彼此深爱对方,男二每隔一天都会守护男主,而男主因为暗恋的痛苦无法对男二下手。直到男二向他表白心迹,男主意识到他们彼此深爱。在最初的拒绝到后来的不可抗力,男主决定背叛同伴,与男二一起将两个狼人送上火刑架。因为自己狼人的身份无法被村民接受,他也不想杀害男二所深爱的村子里的居民,男主只好离开村子,男二却选择与他一起离开。

改编自狼人游戏。

最初的剧本狼人是个女生,但在社团里的人玩了一把狼人后,一致认为改成男性狼人更具趣味性。聂子棋是狼人,许弈枫是守护者,而陈希婕是那个恶趣味的丘比特。

 

“从曼凯德想要向沃夫告白的前一夜开始好了,你来念一下旁白。”

“哦,好。”

聂子棋清了清嗓子,照着台本上念。

【夜里,曼凯德在家中来回走动,焦躁不安。】

许弈枫一手拿着稿子,等聂子棋念完,他就开始走动。他看着地板,绕着这个不大的阁楼不停地走,手扯了扯略紧的领口,郁结地长叹。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许弈枫已经不再看稿子,他双手背在身后,时而看着天花板,时而盯着地板,颇有心事地来回走动,偶尔闭上眼睛沉重地叹气。瞬间就像换了个人。

“偏偏是他,偏偏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他是我最爱的朋友,可我现在却像……却像异性一般爱慕着他。若是要让他知道我对他的感情,他说不定会害怕地拒绝我……不,也许比那还要糟糕,他会离开我,我会再也无法和过去那样与他相处。而我只是渴望能够亲吻他的手和那双明亮的眼睛,对他倾诉我的爱意!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渴望能像恋人一样拥抱他,触碰他。”

许弈枫的眼里全是渴望,他的声音激动异常,充满希冀又绝望。他捏紧双拳又挣扎地放开,无力地闭上眼。

“我已经无法满足于当下的关系了。我的感情觉醒得突兀又强烈,已经拼劲全力去克制了。如果日子还和过去一样平静,我也许会一直忍耐着,忍耐到四季数轮更替都说不定。可现在不再是从前了,狼人的存在破坏了一切,它们逼迫着我要做出决定。”

他脆弱又害怕地遮住了眼。

“我有种预感,如果再不向沃夫表白心迹,他很有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了。狼人的屠杀始终没有停止,我可以保护他一天,再一天,可若是厄运在哪个空缺的一天里不幸降临,或者狼人的爪子伸向了我,那该怎么办?若是在我们任意一个人死前都还没有抓住狼人,那我将无法再抑制下去。最起码在死前要让他知道,我对他的爱有多么无法自拔。”

许弈枫突然抬头,惊恐地看向窗外,发出一声惊叹。

“啊,那是什么?是狼人的影子么,它们奔去了村子的西方,那是村长的家!可我竟然有一些庆幸,太好了,他和我今晚都不会死去,我们还能够在明天见到彼此。”

他捂住心脏,下定决心。

“就在明天,就在明天,我要让他明白我的心意。时间不多了,我一定要让他知道。就算是最坏的结局,也要好过我独自徒劳的痛苦。”

“沃夫,你能感受到吗?”

许弈枫望着聂子棋,他眼里汹涌复杂的情绪直击聂子棋心脏的某处软弱的角落。许弈枫演得太逼真了,如果不是他在唤着主角的名字,聂子棋差点就要回答他。

这个剧本里男二和男主的关系跟许弈枫和自己的关系很相似,说没有代入感是不可能的,况且某一些地方——那个他始终拒绝去深入思考的地方,两者都十分得相像。

只不过立场是相反的。

回过神来时,许弈枫正得意地望着他,等待他的评价。

“啊,演得不错,挺好。”

许弈枫似乎有些不满。“就这么点评价?”

“嗯……你演得很逼真。”

“还有呢?”

“……”

“你有没有差点爱上我?”

“……”

聂子棋无言以对,许弈枫又促狭地笑起来。

“正经点!”聂子棋捏紧了手里的剧本,无奈地训道。许弈枫耸耸肩,翻开下一页。

“好好,这里开始你也出场了。你在村边的小溪岸上做出深思的动作,甚至没有发现我的到来。”

聂子棋看了几遍剧本,表示可以了。他走到房间的另一边,盯着地毯的某块花纹开始出神地想着事情。

这地毯也从来没有变过。

这里的一切像被暂停了时间,从十多年前到现在,什么都没变过。他恍惚地产生了错觉,似乎时光倒流,能看见幼时的自己和他在这里玩耍。那时他觉得许弈枫真是他见过的最奇怪的人,成天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却又比常人有趣的多。那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那么吵,自己也还是不爱说话,看上去一切照旧。

但他知道自己的变化甚至超出了原本的预想。

 

TBC

沃夫--wolf

曼凯德--mankind


其实下已经写完了一部分,但我懒……这么一看 这存稿我居然是去年9月28号写的,那时候它还没坑……

现在我只能看着太太画的别的人物偶尔有些棋棋的影子来想念他了QAQ萌个角色不容易变成本命更惨啊

评论(8)
热度(11)

© 一人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