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恶魔手机/枫棋]恶作剧

    聂子棋前十六年的人生可谓平淡无奇,无论容貌性格还是身世成就都相当不起眼。他贯彻路人甲的精神一路透明到底,直到遇上那个手机。

    惨痛的亲身经历让聂子棋证明了一件事,他真想呼吁所有人:遇上了从天而降的东西,无论是小册子还是iPhone6,不要去捡,不要去捡,不要去捡。

    可惜他不能说,说了就会死。

    最近几个月,他被这部手机整得心力交瘁。手机的原主人是个恶趣味的恶魔,24K纯反派,漂白剂都洗白不了他的心脏。他和恶魔斗智斗勇几经生死,能活到现在已经十分不易。可他明白在恶魔眼里自己只是一只老鼠,猫抓到老鼠后要先玩腻才会下口。

    他甚至能想象恶魔一定在暗处一边观察一边偷偷窃笑。

    如果只是想要自己的命,他也只能感慨自己时运不济,可是……

    聂子棋望向不远处正和同学交谈的许弈枫。许弈枫却像是约好似的立刻抬头,冲他投去一个微笑。

    聂子棋撇开视线,许弈枫继续和同学交谈起来,听内容是在商谈学校艺术节的节目安排。

    恶魔把许弈枫也给卷了进来。

    这位好友和自己天壤之别。聂子棋是个放大街上都不会有人注意的普通人,而许弈枫却具备了一切言情小说男主的优点,英俊潇洒家财万贯,人情练达双Q超标,又身兼学校戏剧社社长,追求者甚多,简直苏出天际毫无人性,自己要是再换个性别,直接可以上演霸道总裁爱上我。

    就是这样闪耀得像光一样的许弈枫,却成为了自己十几年来唯一的好友。

    最近还多了个陈希婕。

        有趣的是自己是个平凡的小角色,而身边的两个好友在学校里都是备受瞩目,这让以往习惯透明的他也有些不自在。

        不过这并不是坏事。当然,如果没有那个恶魔介入的话就更好了。

    聂子棋锁定手机。这两天顾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他随时都处在绷紧神经的状态中。他疲劳地揉揉额头,下意识地抬头望了眼许亦枫,却发现许弈枫原本站着的位置已经没了人。

    “聂子棋。”

    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肩膀上突然多了一只手。聂子棋吃惊地回头看,许弈枫正盯着他。

    “最近怎么了,你好像很不安的样子。”好友担忧地注视着自己。

    又被他发现了。聂子棋自认为已经锻炼到遇上任何事都看上去镇定自若,可偏偏瞒不过他。聂子棋垂下眼睛,淡淡地收起手机:“没事。”

    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发觉的。实际上,他应该已经发现了什么才对。可他至今没有来问。

    包括上次的爆炸事件,事后他什么都没有问过。

    对于许弈枫的态度,聂子棋很庆幸他没有来问,要是真的来问,自己却什么都不能说,这只会让他们难堪。

    许弈枫拍了几下肩膀,俯下身子对他说:“下午放学后,要不要去上次那家冷饮店?”

    “改天吧,今天下午有事。”聂子棋推拒。

    许弈枫耸肩表示无所谓:“那就改天吧。”

 

    他是真的有事。恶魔下了新指令,今天下午五点在学校有个恶魔的恶作剧。具体内容未知,也没有赌注,是他一个人参与的游戏。

    根据以往的经验,一定会有人的生命受到威胁。一想到要保全自己和他人的性命,心就变得极其沉重。他已经让两个人因他而死了,决不能再这样下去。

 

    下午五点,学校基本人去楼空,聂子棋坐在位置上一遍又一遍地查看手机,等待新消息的提示。打开,关上,打开,关上。越接近时间,他越是紧张。

    远处敲撞大钟的声音遥遥传来,一条新信息在沉闷的钟声中突然跳出。聂子棋皱紧了眉头。

    【找到这些地方吧,那里有人需要你解救。】

     紧接着另一条消息跳出来了,点开来是一张照片。图中地点的信息十分隐晦,几乎看不出那是哪里。

    【恶魔的第一个恶作剧,开始】

    图片上方突然显示一行时间,红色的数字在飞快地倒退。聂子棋心中一紧,倒计时,是给他到达地点的时间吗?

    00:10:00

 

    聂子棋起身离开教室。

    图片上是一张桌子和地板,后面似乎有柜子,除此之外看不出任何信息。首先确定这不是教室,桌子上有一个本子和装着几只笔的笔筒,却没有别的与学习相关的物品,所以排除各个学科老师办公室的可能性。桌子上还有一根绳子,连着的东西并不在镜头范围内,绳子并不是学校里连着证件的标配绳子,排除了这些,有可能的只有社团活动室之类的房间了。

    等一下。聂子棋停下了脚步,两指点住柜子角边拉大图片。地上躺着一片羽毛。

    他抬起头,果断跑出教学楼大门,直奔体育馆。

 

    00:01:05

    聂子棋气喘吁吁地跑到了体育保管室。他弯下腰吃力地呼吸,还没等气喘匀就推开了门,里面有两个学生正在玩转着篮球,看到聂子棋进来讶异地看了他一眼。

    聂子棋先是粗略地环视了一圈,确认还没有人受伤后,他才喘息着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还不回去?”

    两个学生和他都不认识,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学生接口:“我们要还东西,老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卡还在他那儿呢。”

    聂子棋看了眼桌子,和照片上的场景完全对得上,包括桌子边那根绳子,原来是一个口哨。

    时间不多了,这里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仔细看了眼周围,确认室内除了两个学生外再没其他人,便对他们说:“我刚刚看到老师在操场上和老师谈话,恐怕好半天都停不下来。你们可以去那里跟老师说。”

    两个学生又看了一眼,一个说“走吧”便走了出去,另一个学生点头跟上。看到两个学生离开后,聂子棋也小心地退出器材室。

    砰!一声巨响震得三个人都回了头,只见一个装着器材的柜子翻倒在地上,柜子里的铁球飞镖一同掉下,旁边的标枪因为震动也倒了下来,砸着的位置刚好是刚才一个学生站着的位置。

    前面两个学生吓傻了,其中一个惊恐地看了屋子一眼,又看了聂子棋一眼,他有些后怕地说:“如果我不是离开了……”

 

        裤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又有一个新提示。

 

   【真是幸运,接下来是恶魔的第二个恶作剧】

    照片上是一个水槽,里面有细小的刷子和一些导管。这个比刚才容易认出,是化学实验室。

    00:08:00

    太会折腾人了。聂子棋还没有缓过刚才冲刺的劲,看到这个时间差点没气晕过去。学校很大,从体育馆到化学教室跑着去起码也要五分钟,再加上有那么多的化学教室,一间一间找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阻止。

    没有办法,聂子棋扶着墙又快速跑到化学实验室。

    化学实验室有三层楼,现在天色已晚,聂子棋直奔有亮光的教室去。一打开门,看到一个老师正拿着试管倾倒液体。

    00:00:30

    老师看到聂子棋停下了动作,问他:“同学,有什么事吗?”

    聂子棋盯着她的手看:“老师不戴手套和护目镜吗?”

    老师笑了一下:“我稍微做一个小实验,就没有上课时讲究,不过同学你说的对,我应该戴上。”

    这个化学老师他认识,虽然没有教到他的班级,但她是一个很好说话的老师。聂子棋定下心,对她说:“老师,X班班长正在找你,看上去很急的样子,他正在你的办公室门口。”

    化学老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但还是放下了手上的试剂,离开了教室。

    聂子棋松了口气,掏出手机,却发现时间停在了00:00:06不动。

    怎么回事。没有提示,也没有结束,难道是什么出现了差错?

    聂子棋走向试验台,看着那些透明液体,突然有了个猜测,但他还不能完全确定。

    他将老师刚刚准备的试剂倒进了废水槽里,然后掏出了手机。

    时间消失了,恶魔的指令再次下达。

 

    【你的好运气会一直持续吗?这是恶魔的第三个恶作剧。】

    02:00:00

    照片上是一个大铁门,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时间是两个小时。

    聂子棋从没见过那扇门,但两个小时的时间比铁门更加能透露什么。结合刚才的信息,并不是让他在有限的时间内到达某个地点,而是在他人受伤害甚至是死亡之前阻止他们。而这一次,离未知的受害者受到伤害或死亡有两个小时。地点只在学校范围内,就算从最远的一端走到另一端只需要十五分钟。到底是什么会让人生命产生威胁?

    聂子棋很快想到一个地方。

 

    他下楼的时候好像看到一个人影,也许是老师回来了,先不管老师那边了,救人要紧。

 

    学校食堂的冷冻库.

    聂子棋听到了砰砰砰地敲门声,他连忙跑过去,看见冷冻库的大铁门外的两个把手中间插了一根铁棍,有人在不停地撞门,他急忙跑过去移开棍子,里面一个厨房的师傅推门出来,差点撞到他。聂子棋站在门口感受到一阵冷风,穿戴一身白的厨房师傅早已冻得直哆嗦,一边叫嚷着:“谁把我门给关上的!”牙齿打颤差点咬到舌头。

    聂子棋拼命摇头解释自己只是路过,找不到凶手,师傅气呼呼地跑到保安室。        

 

    【干得不错,恶魔的第四个恶作剧登场。】

    00:06:00

    聂子棋看到照片和时间,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地点是在水边,而从食堂赶到那里需要三分钟,人在水里不出四五分钟就会死。这也就是说,等到聂子棋赶到那儿去,已经有人溺水了。

    聂子棋急忙跑向湖边。这次恐怕真的要出人命。

 

        不远处,一个人望着他的背影,最后紧跟上去。

 

    不出聂子棋的意料,赶到人工湖旁时,湖面上已经有人不停地扑腾,大呼着救命。湖边除了自己外没有别人,他急忙放下手机,来不及做任何热身运动,直接跳入水中救人。

        冰凉的河水冻得他打了个哆嗦,大片冰凉的寒意顺着脊椎骨电光石火间直窜入头顶,激得他颤抖起来。他顾不得身体上的不适反应,费力地游到那人身边。在模糊的水里,那人拼命地挣扎,手毫无方向地乱抓,不断有气泡从他的鼻孔和嘴巴吐出。聂子棋游到那人身边抓住他的手,却不想那个人死死地饭抓住他。

        聂子棋想把他拉到岸边,溺水的人却沉重地无法拉起,甚至死死抓住他的手不松开,还有使劲把他往下拽的趋势。

    这个人越来越沉,自己都恐怕保不住命,可他还在往下拉。

    放手!聂子棋拼命想要告诉他,可那个人却像是听不进去,折腾得越来越厉害。聂子棋感到一阵脱力,胸腔憋着的气被迫吐出,呼吸的本能迫使他开口喝了好几口水,呛得他拼命咳嗽,而污浊的水还一个劲地往喉咙里灌。

    水似乎填满了胃,胸腔炸裂般得难受。陌生的晕眩感侵袭了脑袋,他有一刻似乎看见了走马灯。

    聂子棋绝望地将手伸出水面,努力抓着空气。

    就这样要结束了吗?

 

    这时,一根树枝突然冒出来塞到他的手中。聂子棋紧紧抓着那根树枝,被它拖到了岸边。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他,将他用力拉起。

    聂子棋睁开眼,看到的却是许弈枫。

    来不及多想许弈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抓住许亦枫的手拼命爬上岸,好不容易沾上地面,他跪在地上拼命呕吐,差点把五脏六腑全吐出来。许弈枫蹲在地上不停地拍着他的背,身上的衣服也被弄湿了。

    聂子棋吐出胃里的水,整个人虚脱得不行,脸色煞白,看起来十分脆弱。他的四肢瘫软无力,只好翻倒在草地上缓气。许弈枫坐在地上沉默地看着他。

    好不容易缓过劲,聂子棋勉强坐起身来,看了眼许弈枫,不知道说什么好:“……谢谢。”

    许亦枫皱着眉头一言不发,一直盯着聂子棋的脸看。他的神色很复杂,疑惑,气恼,担忧,疼惜,这些情绪糅合在一起呈现在他的眼里,让聂子棋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他忽然捏住聂子棋的脸,害得他吃痛地喊了一声,人虚弱的时候对痛觉比平日还要敏感得多。许弈枫看到他喊痛,抿着嘴加大了力气,捏到他的脸上留下很久才能消褪的红色印迹才罢休。

 

    一旁那个男生被许亦枫拉上来后也跪在地上狂吐,吐完后喘了好几口气,这才回过头来感激地对两个人说:“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我——”

    他突然停下话,胆怯地盯着许弈枫,眼里全是害怕。

    聂子棋这个角度看不见许弈枫的脸,只能听到他冰冷的声音。

    “掉到湖里是你自己的过错,而你却差点让好心来救你的人搭上一条命。”

    聂子棋从未听过他如此冰冷的声音,那声音里夹杂着怒火,像是随时要爆炸的炸弹。他急忙抓住许弈枫的肩膀。“许弈枫——”

    “如果我没有来,我的朋友就会被你害死。”

    “许弈枫,好了……”

    他不想看到他这个样子,这件事因他而起,男生只是个可怜的受害者。

    男生吓傻了,支支吾吾地解释:“同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怎么掉下水,又不会游泳……有人来救我,我慌得要死,一下子抓住他……可是他一直在动,我就以为他想挣脱我,想离开我,我只好拼命抓住他,我只是不想让他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看到那个男生拼命解释,聂子棋从心底生出一种愧疚感。他抓紧许弈枫的肩膀:“我没事,许弈枫。”

         许弈枫背对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厉声道:“你赶紧回去,以后别到这儿来。”

    男生语无伦次地道了歉,向前爬滚着慌乱地跑开。

    许弈枫转过身来,脸上早已没有刚才听到那样愤怒的表情,相反,他十分忧虑地望着他。看到聂子棋呆呆地看着自己,他笑了一下,拍拍他的脸:“傻了啊。”

    聂子棋的大脑仍在解冻中,刚才发生的事情太多,他想要找什么话对许弈枫说,开口出来的却是:“你怎么在这里。”

    许弈枫双手抱胸,盘问他:“你说你下午有事,就是在学校到处乱跑然后跳水救人?”

    聂子棋瞪大眼睛。

    难道说,他一直在跟着自己?他——全看到了?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无法回答。他尴尬地看了许弈枫一眼,许弈枫却是一脸平静地看着他。

    聂子棋突然想起重要的事情。他努力撑起身子,拖着沉重的脚跑去捡手机。恶魔的消息已经来了。

 

    【恭喜你捡回一条命,你能否破解恶魔的第五个恶作剧呢?】

    照片上是一个仓库,里面堆满了大型道具,光线非常晦暗,但是聂子棋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当时陈希婕差点死掉的仓库。

    00:20:00

    时间很充裕,他来得及拯救那个人。只是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几乎快站不稳了。

    他弯下腰,手撑着膝盖,闭眼调整自己的情绪。许弈枫从后面走上来:“你怎么了。”

    现在身边多了个许弈枫,必须要想个合适的理由,不能让他起疑。合适的理由……

    聂子棋轻声说:“这些事我以后和你解释……你能不能带我去戏剧社社团?”

    “你是想去那儿换套衣服吧?我在那儿还有一些备用的衣服,型号和你没差多少。”

    他本来想用这个理由,没想到被他先说了。这样正好,聂子棋点了点头。许弈枫扶着他一起走向戏剧社。

 

    00:4:30

    终于来到戏剧社。许弈枫还在调侃:“你这个编剧一年都没有来过这儿几次,好不容易来还是因为换衣服。你倒是对剧组上点心啊。”

    聂子棋“嗯”了一声敷衍过去,急急忙忙地跑到了仓库,无视许弈枫在身后大喊:“更衣室在这边呢。”

    聂子棋打开仓库的门,里面空无一人。还好,没有人进去。

    “社长好。”

    “哟,好,还不回去呢?”

    “嗯,我们制作的道具还差最后一点就完成了,干脆留在这儿做完。”

    “辛苦了,下星期剧组一起聚餐啊。”

    聂子棋回过头,看见两个学生正扛着一堆手工制作的冷兵器朝仓库走去。下一部戏剧的故事背景发生在中世纪,这些冷兵器都是必不可缺的道具,虽然看上去十分钝,但是扛着那么重的东西不好逃避,万一绊到仓库里什么东西,很有可能像上次陈希婕那样……

    得想个办法。

 

    “什么声音?”

    巨大的响声在拐角响起,噼里啪啦像是许多东西倒塌在地。许弈枫神色一凛,连忙跑去。后面两个同学好奇地放下了沉重的道具跟过去,就看到聂子棋瘫坐在地上,身边散乱着之前堆在一起的道具。

    聂子棋半眯着眼,吃痛地说:“抱歉,我刚刚走路没有注意,不小心撞到了……”

    许弈枫跑到他身边查看,他抓着他的手臂担忧地问:“你没事吧。”

    聂子棋摇摇头:“没事……你们能帮我一起收拾一下吗?”

 

    手机上的时间消失了。

 

    聂子棋等了好久,下一个提示久久没有来。

    这难道就结束了吗?可是恶魔一点结束的提示都没有给出。而且他越来越紧张,心里变得更加忐忑不安。就好像有什么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可什么也没有发生。

 

    “拿着,快换上吧。”许弈枫从衣柜里挑出一件衣服递给聂子棋,聂子棋心不在焉地接过后展开衣服——

    “……许弈枫,你果然有这种恶劣的趣味。”

    聂子棋手上的是一件女式校服,他把裙子扔回去,许弈枫接住衣服噗嗤大笑。“开个玩笑嘛,你看看你一直绷着脸。”

    聂子棋被他这股气氛感染得放松了警惕,弯了弯嘴把上衣也扔向他的脸。许弈枫敛了笑容,从衣柜里挑出另一件衣服给他。

 

    两人一同走出戏剧社时,已经邻近傍晚。夕阳刚好是最耀眼的橙色,大地只分橙黑两色,伴着蟋蟀聒噪的鸣叫,四周一股异样平静的气氛让聂子棋十分不安。

    他们经过一处正在建造新教舍的工地,地上有许多钢筋水泥,和凌乱散落的砖块。四周越来越安静,安静得让人感到不详。

 

    来自恶魔的消息提示就在这时响起。

 

    【现在是恶魔的第六个恶作剧,作为落幕前的盛典。好好享受吧。】

 

    00:00:03

 

    聂子棋看着手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照片是这一片工地。

 

    00:00:02

 

    大脑高速运转。

    只剩下两秒,危险在哪里,受害者……聂子棋抬头,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悬在许弈枫的头顶,那黑影正以可怕的速度放大。

    逆光根本看不清那是什么,只感到心脏剧烈跳动挤到喉口。所有景象在眼里顿时放慢了无数倍,世界如同静止一般却又极其短暂。许弈枫仍然没有察觉到危险,目视前方正往死亡更靠进一步。

 

    00:00:01

 

    “许弈枫!”

    他听到自己在撕心裂肺地吼,声音冲出嗓子早已破碎得没有音调,与此同时,自己的手脚开始行动,忘却了身上的疲劳酸痛,肌肉紧绷,快速地往前扑过去。

 

    00:00:00

 

     山崩地裂的巨响在身后爆开,响彻云霄,猛烈的震荡伴着四处乱窜的空气压向他们。手似乎擦破了皮,脚也被震得发麻,耳朵快要聋掉了。烟尘弥漫,很快堵住了干涩的喉咙,聂子棋不停地咳嗽,几乎下一秒能咳出血。

     他挥开眼前的灰尘,着急地望向被自己压住半个身子的许弈枫,大声问他:“你没事吧?没事吧?”

    “咳、我很好、咳咳。”许弈枫撑着身子坐起来,回头望着身后,呆住了。

    在他原先站着的地方被一个红色的集装箱取代。顶上起重机挂着轮子和钩子的绳还在左右晃荡,宣扬着自己是罪魁祸首的身份。自己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聂子棋不停地问他。

    “真的没事吗?有没有伤到哪里了?”

    “没……硬要说的话,好像手臂有点疼……刚刚压着了。”

    聂子棋一听,脱下他的外套,卷起有些潮湿的袖子查看。还好没有伤口,估计是撞的。

 

    【END.希望你还满意这场表演,我们下次再见。】

 

    接到恶魔的最后一个消息时,聂子棋捏紧了手机,指节咯吱作响。他突然产生一股想把手机扔掉的冲动。他握紧拳头,拼命忍着自己的情绪。比起对于恶魔的恐惧,愤怒占据了他的心绪。

    这个恶魔,再三触犯到了他的禁忌。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

    他抬头看了眼许弈枫,突然感到胆怯。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躲起来。

    “对不起。”

    他只能说出这句话。每日堆积的愧疚终于压垮最后的一道防线,心里涌上来的情绪一发不可收拾。

    许弈枫有些诧异。

    “聂子棋……”

    “对不起……”聂子棋深深地低下头。

        如果不是因为我。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

    你们就不会遇到这么危险的事情。

    所有的事情都因我而起。

 

    所以说,什么危险冲着自己来就好了,为什么偏偏要扯上他。

    他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只有两个好友,还是该为这两个好友感到不幸。他们愿意成为自己的朋友已经是他的幸运,而就因为这样,他们也危在旦夕。

    他甚至在想,想要自己的灵魂就拿去好了,他已经无法承受更多的愧疚了。

        已经有其他两个人因为他死了,如果这是为了给他平淡的生活添点乐趣,他宁愿一辈子缩在角落里。

    这一定是惩罚吧?对于想要离开枯燥生活的自己的惩罚,可那也已经够了吧。

        快结束吧,快点结束吧。快点结束啊。

    他绝望地撑着地,话全堵在嗓眼无法吐出。如果可以祷告,他一定会比现在好受。可是他什么都不能说。没有人可以听他的忏悔,没有人会理解他的所作所为,他只能背着沉重的罪恶感蝼蚁一般活下去。

    有一只手轻轻地抬起了自己的头。他和许弈枫的视线被迫对上。许弈枫的眼神平静得不正常,而在眼神接触的那一刻他讶异地睁大了眼睛,然后笑了。

    “真是罕见呢。”

     那只手轻轻抹过自己的眼角,什么滑润的液体在手指下划出一条湿痕。那只手仍然和自己在水中绝望时抓住的手一样温暖。

    许弈枫收起手。“我总算体会了三个同姓人里华生的感情了。”他并没有被刚才的危险影响,看上去反而十分高兴。

        “你没必要和我道歉?是你救了我啊。而且不是因为这件事……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你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糟糕了,快要无法抑制了。

     你到底在想什么。告诉我啊。

     “你……不想问我吗?”大脑失去控制,在心里盘旋好久的问题没有设防直接脱口而出。聂子棋问出这句话后顿时就后悔了。如果他问了怎么办,他要怎么回答?继续骗他吗?

     “说什么傻话。”许弈枫拍拍他的肩,“你要是有不想告诉我的事,我怎么问都没有用吧。”

     “我只知道,你刚刚救了我,我相信你。”

 

        聂子棋低下头,抿紧的嘴不知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他早就察觉了。

        在实验室的时候看到的黑影是许弈枫,他跟着自己不言不语地跑了大半个校园,还救了自己。真是个又敏感又可怕的家伙。还偏偏是他选择了陪在自己身边。

 

        “谢谢……”聂子棋轻声说,努力低下头,不让他听出他声音里再也无法抑制的颤抖。

 

 

后续:

        有着一头白发酷炫拽屌帅的恶魔看完了面前三个大视屏的全方位高清直播后,大声对着身边的仆人说道:“唐,给我一副墨镜。”

        “好的,主人,您的墨镜。”



后话:

因为原作男主和基友似乎要撕,这和我预期的男二不同,因此赶紧写了下来,让我满足我的脑洞吧。

一个星期没有更新……不过最近那话棋棋的侧脸十分美貌prprpr

DP里我最喜欢的是男主w

评论
热度(13)

© 一人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