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恶魔手机/枫棋]阁楼(下)

接上章

  但他知道自己的变化甚至超出了原本的预想。

 

   “沃夫?”

  他的声音打断了思虑。一切就像剧本上那样,他抬起了头,惊讶地看见了满脸犹豫和紧张的许弈枫。

  “曼凯德……”他表现出愧疚想要后退,而许弈枫紧跟上来,站在他面前,似乎有话想要对他说,可他支支吾吾地说了几个字,就卡在那里愣愣地望着他。

  聂子棋注意到他的反常,心里一紧,思考着狼人的事情是不是败露了。但他强装镇定,问他:“怎么了?我的朋友?”

  朋友那个词似乎刺痛了许弈枫。他摇摇头,深吸一口气,突然抓住了聂子棋的一只手。他的力气大得让聂子棋有些痛,手臂不用看都知道会留下红肿的印记。

  然后在极短的瞬间,他毫无防备地听到许弈枫说的那句话。

  “我喜欢你。”

  超越了他所认知的常识,这比任何洪水猛兽都来得汹涌,避之不及。他惊愕地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他的眼睛。

  此刻的他眼里全是显而易见的爱意,炽热又急切,触碰到一点都会有灼烧般的热度。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期待着这样的眼神呢?

  明知道他刚才说的只是台词,他们不过在排一出供人消遣的戏,他现在清醒得很,可头脑还是一片发麻,呼吸都不畅快起来。

  只是台词而已。

  他差点忘记自己的台词,好在许弈枫并没有停止演戏,他硬着头皮回应他:“你别开玩笑了。”

  “不是玩笑!”

  他突然抓过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胸口。那具身躯里的心脏跳得砰砰作响,隔着衣服和肉体都能感受到它的激烈。聂子棋的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只能任由他把手紧按在心脏处。他感觉到手开始冰凉,还有些微的颤抖。

  “你能感受到吗?现在我的心脏跳得如此剧烈,它这几日一直在反复折磨我,几乎快要让我死掉。我没有开玩笑。”

  聂子棋吞咽了口口水,艰难的开口:“我们……是朋友。”

  许弈枫闭上眼睛,像要挥掉刚才的想法般摇着头:“可我没有办法再把你当做我的朋友。是的,我这样很过分,可我不得不这么做。可怕的狼人黑夜里盯着我们,它的利爪不知何时会伸向我们,用尖锐的牙齿撕裂我们的喉咙。我最不希望的就是听到你被害的消息,也不想看到你冰凉的尸体。最坏的打算,就算这一切我们都无法避免,我还是希望能够告诉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这份心意。”

  狼人故事的背景让聂子棋找回了些镇定。他飞快地回想着台词。

  “你连我是敌是友都不知道……”

  “我是守卫。”许弈枫在他还没有讲完话就开了口:“我每隔一天都在保护你,前天是你,昨天是我,今天我会继续保护你。也许今晚将是我渡过的最后一个夜晚,或许我再也没有明天了!就当我自私好了,这样你就能记住我。哪怕我被毁灭了而你还继续存活着,我就能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活下去。”

  他的嗓音因为一夜没睡显得沙哑,情绪激动还有些抖音。聂子棋努力逼自己想起台词。“你是傻瓜么!怎么可以随便透露给一个你不知道好坏的人自己的身份,你有多重要你知道吗?”

  “我知道!”许弈枫大声地喊:“我当然知道!可我根本不在乎这些。我满脑子想的都只是怎么保护你,自己的生死早被排在你的后面了。可至少在我死前,要把最想做的事情做了。”

  他凄惨地笑起来。

  “我爱你。”

  

  聂子棋突然甩开了他的手。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个动作。他看见许弈枫惊讶的脸,自己也有些吃惊。他愣愣地看着手。

  手掌上残留着被许弈枫的手指捏出的红印。那双手温暖又有力,曾经紧紧地抓住他。

  他无法对自己的行为作出合理解释,而心里却涌起一股无名火,这更是让他不明白。

  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背出台词。

  “万一我是狼人呢?万一你今晚就会被我杀死呢?”

  “我相信你!”

  这个家伙,天真地说出这种话。

  “够了,不要再说蠢话了。你赶紧给我回去,今天的事我就当做自己没有听到过。”

  聂子棋丢下这句话,转过身。

  

  终于结束了。

  这段戏比他想象中还要难以度过。光是听到来自许弈枫的告白就让他备受折磨。许弈枫的演技炉火纯青,再夸张的台词被他说出来却像真的一样,更不用说简单的告白。有一瞬间,聂子棋差点就要投降。

  自己恐怕会这么跟他说,嗯,我也喜欢你。我没办法再把你当做朋友。我已经……受够折磨了。

  从我喜欢上你的那天开始。

  

  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拉住他,把他硬生生拽了回去。他一转身,却看见了许弈枫急速靠近的脸。接着,聂子棋感到自己无法呼吸。

  因为呼吸被他堵住了。

  当温热的吐息喷在自己脸上时,聂子棋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许弈枫正在吻他。而这一段并不在剧本上,曾经有人看热闹般地提议过却被他给删掉了。这并不是他抗拒这么做,而是他没有办法让这件事被人当做一个笑话。

  而许弈枫现在所做的,说不定也只是他的玩笑,他的improvisation。哪怕他现在吻得像认真的一样,在这用力、炙热的吻结束后,他大可以笑两声,说一句“这不是很有趣嘛”,然后这件事将会永远被当做一个笑话。因为他是他的朋友,无论做多亲密的事情,他们也只是好朋友而已。

  只是这样而已。

  他猛地推开他。许弈枫猝不及防地撞上身后的墙,他呆呆地看着自己。

  聂子棋喘着气,那个吻似乎消耗掉了他所有的忍耐,引燃了藏在深处的导线。许弈枫把这当做有趣,只有这点自己无法容忍。

  “不要再耍我了!”

  他双目圆睁,朝许弈枫喊道。他甚至没有顾得上去擦嘴,怒气正驱使着他,恐怕今天不会好过了。

  “……聂子棋?”

  许弈枫撑起身体,一步一步朝他走来。他伸出手,担心地看他。

  “你怎么了,这么生气?”

  “我怎么了?”

  聂子棋气得笑出来。他知道,自己引以为豪的冷静已经消失了。他无法再控制自己不说出接下来的话。

  “我怎么了?我还能怎么了?你觉得很有趣是吧,这也是你骄傲的即兴发挥对吧?!告诉你我做不来,我开不起这个玩笑。”

  

  “不是玩笑。”

  许弈枫低下头,说了一句。

  聂子棋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愣愣地站在那里。

  “不是玩笑。”

  许弈枫又重复了一次。这一回,聂子棋清清楚楚地听到了。

  他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手和脚都不听使唤,脸部的表情也开始错乱。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用什么样的表情去看许弈枫,而在他的眼里,许弈枫却异常地冷静。

  许弈枫没有笑。那个往日的招牌笑容,开玩笑时的笑容,全都没有。他只是很冷静地看着自己,朝自己走过来。

  伸出了那只熟悉的手。

  “你觉得我像是这么会演戏的人么?聂子棋。我能站在这里,和你演这出戏,每一句台词都是我想要对你说的。”

  许弈枫自己笑了一下:“你恐怕不知道,说出这些话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我像个胆小鬼一样,得把它当做台词才能对你说出口。”

  他的手抚上聂子棋的眼角,又说了一句意想不到的话。

  “可是你从刚才开始,表情就像要哭一样。”

  心脏重重地被击落,麻痹感蔓延至全身。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听着许弈枫的告白。

  “我突然发现,原来比起我来,你倒是比我更加胆小啊。哈,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如让我先来吧。”

  “我不想再当你的朋友了。我是喜欢你的,你能接受我吗?”

  

  


END

终于把这个坑填完了

喝了点小酒 突然很有兴致填坑 选了这篇

不清楚以后会不会写这两个人的故事 我是真的 真的很喜欢他们两个

很少有作品会让我同时喜欢上一对CP里的两个人

他们的故事被戛然而止 是我最大的遗憾 我只是想尽我的努力 让他们继续活下去

  


评论(2)
热度(6)

© 一人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