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恶魔手机/枫棋]阁楼(下)

接上章

  但他知道自己的变化甚至超出了原本的预想。

 

   “沃夫?”

  他的声音打断了思虑。一切就像剧本上那样,他抬起了头,惊讶地看见了满脸犹豫和紧张的许弈枫。

  “曼凯德……”他表现出愧疚想要后退,而许弈枫紧跟上来,站在他面前,似乎有话想要对他说,可他支支吾吾地说了几个字,就卡在那里愣愣地望着他。

  聂子棋注意到他的反常,心里一紧,思考着狼人的事情是不是败露了。但他强装镇定,问他:“怎么了?我的朋友?”

  朋友那个词似乎刺痛了许弈枫。他摇摇头,深吸一口气,突然抓住了聂子棋的一只手。他的力气大得让聂子棋有些痛,手臂不用看都知道会留下红肿的印记。

  然后在极短的瞬...

[DP恶魔手机/枫棋]阁楼(上)

“还记得这个阁楼吧。”

“嗯。”


许弈枫打开门,一室的阳光倾泻而出,洒在昏暗的走廊上。

现在是下午,日光猛烈得让人昏昏欲睡,光柱下现出的浮尘散漫地浮动,这个房间格外静谧。实际上许弈枫的家平时就像无人的墓园,只有女仆的来回走动让这个房子有点活人的气息。也因为房子常年冷清得可怕,小时候的许弈枫会叫上聂子棋一起来家里探险。

屋子里摆设着极少的家具,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放着少量书籍和一个花瓶做装饰的浅色壁橱。能看出来这间阁楼已经被人冷落很久了,但地面和桌面却保持着洁净。


“还是一样安静。”聂子棋做出了这样的评价。

许弈枫点点头:“平时没什么人用这间屋子,

我坦白 我有罪 想写阁楼play 两人在小时候玩耍过的静谧的阁楼里这样那样的故事(住嘴)

[DP恶魔手机/枫棋]恶作剧

    聂子棋前十六年的人生可谓平淡无奇,无论容貌性格还是身世成就都相当不起眼。他贯彻路人甲的精神一路透明到底,直到遇上那个手机。

    惨痛的亲身经历让聂子棋证明了一件事,他真想呼吁所有人:遇上了从天而降的东西,无论是小册子还是iPhone6,不要去捡,不要去捡,不要去捡。

    可惜他不能说,说了就会死。

    最近几个月,他被这部手机整得心力交瘁。手机的原主人是个恶趣味的恶魔,24K纯反派,漂白剂都洗白不了他的心脏。他

[DP恶魔手机/枫棋]汤底

海龟汤是聂子棋喜爱的游戏之一。规则十分简单,由出题者讲述一个不完整的故事,玩家来提问,而出题者只能回答是或者不是,通过不断地问答最后猜出答案。故事即是汤面,答案就是汤底。

它不光包含了逻辑推理,同时还需要想象力。聂子棋认为它最有趣的一点在于游戏过程中会衍生各种各样的脑洞。这些衍生物对于他而言是个意外惊喜。身为戏剧社的编剧,收集灵感也是十分重要的。 

最初是许弈枫提出要和他玩。一开始聂子棋是拒绝的,但他耐不住许亦枫的死缠烂打。只要许亦枫坚持,他从来都无法拒绝。几轮下来,许弈枫从笑容变为了惊叹,当他再一次快速地答出汤底后,许亦枫毫不客气地用力拍上他的肩,差点让他咳出血。

“很厉害嘛...

© 一人乐 | Powered by LOFTER